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 >> 焦点关注 >> 正文
疫情是困境也是契机,看服装企业如何顺势而为,加码“疫后”发展
来源:纺织服装周刊 添加人:service4 添加时间:2022-5-13

    

  新一轮疫情的爆发,再次带来了整个社会层面的起起伏伏,被迫暂停运转的城市们,不仅为当地消费带来了巨大冲击,也引发了较为严重的物流问题,整个服装产业也因此陷入困境,3-5月正值2022年秋冬备货季,服装企业们如何渡此难关?

  近期,由中国服装协会针对12个服装产业集群、127家服装企业展开的2022年春季线上大调研显示,疫情期间,在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中,“运营成本上涨”高居榜首,其次是“市场需求下降导致订单不足”,其中内销订单下降趋势更为明显;从企业规模来看,中小企业效益下滑更为突出,大型企业效益持平的占比居多,定制和国风企业效益实现逆势增长;但随着企业逐步适应疫情防控步调,在参与调研的企业中,65.4%的企业开工率已达到90%以上,24.4%的企业开工率在80%左右,行业整体复工复产稳步推进,各家企业都在展开积极展开“疫情自救”行动。

  01

  大杨集团:

  疫情打不倒企业的信义与承诺

  虽然突发的疫情带来了交通管制、物流停摆、快递受阻等一系列连锁反应,但不论是在大杨集团的生产车间、检验车间,还是运输车队,甚至厂区门岗,大杨人都在用比以往更加兢兢业业的态度工作着,甚至开发出了“新技能”——门岗化身临时“中转站”、采购员变身“保管员”、业务部门开启“云验货”,在信誉至上的大杨,保证交期始终是对客户承诺的必达使命。

  近期,由于上海疫情防控形势较为严峻,一些无法按期生产的订单开始转到国内其他地区,位于大连的大杨集团也接到部分服装定制订单。据大杨集团党委书记、总经理胡冬梅介绍,如今大杨集团订单量饱和,生产满负荷运行,也因此,在疫情期间稳定生产供应、畅通物流运输、保证按期交货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虽然订单饱和,但全国多地持续多发的疫情,也对大杨集团的正常生产经营产生了一定影响。胡冬梅表示,大杨集团在全球的600多家面辅料供应商中,受上海疫情影响的供应商有90多家,影响比较严重的有20多家。

  来到3月中旬,大连疫情防控形势也突然升级,又让大杨集团面临交通停运、物流停摆、部分员工无法通勤等问题。面对这一情况,大杨集团及时安排家在管控地区的员工入住职工公寓,并组织通勤车辆接送员工上下班。同时,大杨集团还积极与当地政府沟通,紧急建立疫时收发货物中转站,由集团车队来回转运,无缝衔接原料采购与进出口货物运输,保障“最后100公里”的物资配送。

  而最让胡冬梅感动的是,供应链各方的通力配合。如,4月13日,一个杭州供应商的货几经周折送到大连,“整个过程非常辛苦,虽然这一车的原料价值还不到1万元,但实际用车费用已超过1万元,并且供应商还主动提出承担这部分费用。”

  同时大杨集团自身也在力保交期,4月,一批原定走上海的货物,顺利由大连转道北京,再包机发往国外客户。“大杨集团创业多年来始终坚守对客户的一诺千金。”胡冬梅表示。

  “产业链协同才能共生共荣。”胡冬梅谈及企业的疫情应对之策时表示,各企业都要在供应链方面多做储备,尤其是对关键的面辅料做多元化开发。“如疫情前,一家客户一直采用德国科德宝的产品,但该公司是最早受上海疫情影响停运的企业之一,当时我们不得已临时去找可替代的产品,打样、测试、确认,周期很长,很容易影响正常生产,后续我们也需自省,针对该类情况提前做出备选供应方案。”

  02

  赢家时尚集团:

  企业应加强危机预演

  “服装产品开发讲究季节性、时效性,但因为江浙沪等地实施封控管理,供应商停工、停运,导致企业的原料供应周期变长,设计师无法如期选料、打版,延迟了现有设计进度,影响了服装生产上新的正常运转节奏。同时,运输受阻带来的原材价格上涨,也对企业的成本控制带来明显压力。”当谈到疫情对公司的影响时,赢家时尚集团副总裁袁琼表示。

  目前,赢家时尚集团正在争分夺秒抢时间,赶制夏装和秋装新品,努力让企业生产运营回到正轨。

 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,除了保生产外,赢家时尚集团也在很有魄力的以数字化为驱动,推动建设集约化采购、快速翻单、高效化物流的供应链管理体系,不断提升集团供应链上下游的协同能力。目前,集团的全球首个高端女装全智能供应链平台的生产规模已达500多万件,年增速在20%以上。

  针对本次疫情对服装产业产生的影响,赢家时尚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庆业认为,疫情之下,市场消费意愿只是被阶段性遏制,企业对未来依旧要充满信心;受困于疫情的这段时间,正好可作为企业在商品力、渠道业态、优化管理等多方面查漏补缺的契机。

  “在商品力方面,企业要做到对商品矩阵的灵活调整,比如疫情之下公共活动减少,就要在布货时偏重日常系列;渠道业态上,线下实体店经营受阻,正是对导购进行系统培训提升的好机会,让店员们动起来,减少忧虑情绪;优化管理上,成本上升致使品牌更要聚焦核心商品,通过出现问题的自省自查,提高企业的综合经济效益。”赢家时尚集团正是这样做的。“多年来,服装行业时常预演如何应对危机,大家都在喊着‘狼来了’,但当‘狼’真正来了的时候,很多企业发现自己还是没做好准备。在本次封控中经营受阻较严重的企业,应该反省其中是否有自身原因。”吴庆业表示。

  市场变了、消费者变了、消费习惯变了、渠道变了,本次疫情带来的变化还打破了服装企业对过往成功的路径依赖,“品牌已经不可能通杀市场,以往本土企业定好方向三五年不动,就能顺理成章盈利的时代一去不返,今后的成功之路转变为了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深度探索,我相信一家企业有没有对市场、对顾客进行过深度研究,一定会对其未来产生深远影响。”吴庆业如是说。

  03

  晨风集团:

  更紧密的供应链关系是今后重点

  此轮疫情中,晨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金坛、昆山、宿迁等长三角地区的多家服装工厂和2家上海公司均涉疫情防控,令企业压力陡增。“最严重时,工厂基本处于停工状态,面辅料进不来、物流送不出去,产品只能积压在仓库。”晨风集团高级顾问尹国新表示,在这种情况下,已经有客户考虑将订单转至东南亚。

  晨风集团在过去数年孵化了多个服装品牌,已初见成效,但本次也受到了疫情影响。前段时间刚举行了品牌秋冬装订货会,尹国新说:“以往此时举行的秋冬订货会约占全年品牌销售的60%,如今也不得不转到线上,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让买手们下单也变得非常谨慎,只有往年20%-30%的订货量。”

  虽然遭遇了一些疫情影响,但晨风集团如今的运转已基本恢复正常,尹国新对晨风集团、对中国服装产业仍信念坚定,“短期看影响较大,尤其是储运问题会给生产商、品牌商很大压力;但长期看,只要疫情得以控制、解除封锁,市场和产业链都会随之重拾信心,很快复苏,中国服装产业是很有韧性的。”随着后续市场需求的逐渐复苏,具备供应链优势的企业将抢占更大市场先机。

  “但需要警惕的是,国际品牌商对中国服装供应链逐步增加的风险顾虑。”尹国新提醒说,“2020-2021年中国服装出口整体是上涨的,但2022年的疫情‘倒春寒’使国内管控更严,东南亚地区反而放开了,不仅导致订单回流,也许本来属于中国的部分订单也会流失。”

  在外贸大订单收缩的背景下,本土服装供应链需深入考虑如何形成更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。尹国新也表示:“一路走来,我们都在考虑如何与顾客互动,真正了解品牌商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,一是,用多快的速度提供市场需要,不是越快越好,而是要准确;二是做柔性供应,重点在于与品牌方相互理解、有效沟通,产业链合作决不能再抱着‘一锤子买卖’的态度。”

  04

  D.SIGN:

  疫情期间拿出一把“内视镜”

  “其实相比于本轮疫情中的部分其他行业而言,服装行业是比较幸运的,并没有陷入彻底停摆的窘境,虽然困难很多,但大多在可控范围内。”D.sign品牌创始人邓风说,“本次疫情是各企业自身运作情况的试金石。”

  据介绍,南京衣概服饰有限公司创立于2013年,目前拥有D.sign、一概、FREEZE三个品牌,店铺近200家。其中,D.SIGN品牌定位在有个性、有主见、追求丰富精神品味的年轻群体,致力于研发独特的裁剪及崭新的设计元素。

  “疫情刚出现的2020年,我们基本没什么改变,但到了2021年,我们开始重建自己的财务模型,深入探讨如何降本增效,到底哪些能减,在哪增加,这项举措对公司未来影响重大。”邓风表示,本次疫情敦促企业实现了内部改革,以往没那么大魄力、没那么紧迫要做的内部调整,在疫情的压力下得以深入贯彻实施,为企业未来发展打下了更坚实的制度基础。因此,D.sign品牌在疫情之下虽然没有迎来太大增长,但也没有收缩。

  “尤其是逆境当中,企业文化的作用尤为巨大。逆境是检验企业文化的最佳机会,很多隐藏的不一致的思想会在其间冒头,你甚至能更清晰地看到每个员工的真实态度与想法,因此我建议,服装企业们在会议中不要过多探讨外部环境,而应更多检视自身问题。”邓风建议说。

  05

  雅绮服饰:

  将疫情作为推手,学会多条腿走路

  连日来,东莞市雅绮服饰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一片繁忙,工人们加班赶订单,楼上营销中心挂满了样衣,两名主播正在直播带货。

  “疫情初期的严格管控对公司生产和业务拓展都产生了一定影响,我们要争取把一季度积压的订单在一个月内完成。”东莞市雅绮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剑波说,公司现阶段的首要任务是把订单赶回来。

  在抢抓生产的同时,雅绮服饰也在线上渠道拓展上取得了一定突破。疫情确实影响了线下销售,但直播业务反而让企业销量逆势增长。“直播让工厂直接下沉至C端,减少中间环节、降低成本、效率也更高。”刘剑波说,接下来公司会向直播供应链方向拓展,与头部MCN机构合作。疫情成为了公司“触电”的一次推手。

  目前,雅绮服饰已调整为主要以电商供应链业务为主,分为三大业务板块,自主品牌的开发、生产与销售,占比30%;国内互联网品牌、线下女装品牌的ODM贴牌加工,占比50%;外贸出口业务,占比20%。

  “未来,我们计划将外贸占比提升到30%—40%,多板块运营,提升抗风险能力。”刘剑波说,过去太依靠单一市场,接订单很被动,接下来,企业要扩大跨境电商平台供应链服务,“在保证国内订单的同时,争取把外贸订单量做大。”

  在服饰行业摸爬打滚十多年,刘剑波深知“下好先手棋”的重要性。在刘剑波看来,每次危机过后,都是一波市场的大洗牌,消费者会更加理性,对服务的要求也更高,要提供更具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,才能抢抓先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