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 >> 焦点关注 >> 正文
百年纺织重镇上演生死蝶变!员工急速回流,大客户失而复得,集聚效应开始显现!
来源:中国丙纶网 - 中国纤维网旗下网站 添加人:service4 添加时间:2020-11-20

    获悉:最近,海外纺织订单特别是印度订单回流国内,让人们把关注的目光投向纺织印染业这一传统产业。作为制造业初兴之源,纺织印染业见证了一个国家制造能力、消费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路径。


市潮南区曾是全球最大家居服、内衣原产地之一。这个依江而兴的百年纺织重镇,其纺织印染业因练江整治全线停产。企业搬迁入园后,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。


重重挑战之下,产业深处的潜力与韧劲被激发出来。伴随着现代轻工纺织产业集群被列入广东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行动计划,企业的信心更足了。这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纺织印染产业,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企业、协会抱团自救,化外部压力为转型动力,正在上演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转型大战。


生死劫也是蝶变机遇


汕头市潮南区是“百年纺织商埠”。20世纪初,这里已经出现剪裁缝一体的手工作坊。改革开放后,该地服装加工业高速发展。


如今,潮南是全球规模最大家居服、内衣原产地之一,企业3000多家,有3个国家级服装专业镇,年产值约600亿元。


以汕头、广州、东莞为首的轻工纺织产业集群,在全省14万亿制造业营收版图中,独占1/5。


练江的全面整治,在汕头纺织印染业掀起波澜。2019年1月1日起,练江流域印染企业全部停产。同时,潮南、潮阳、普宁三地建设印染中心,企业必须集中入园。


“织二代”廖秀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印染行业污染严重,对环境影响较大,已经到了必须有所改变的时候了。他近年开始接手父亲创办的潮南创辉煌印染厂。


一些印染厂向练江偷排由来已久。2018年在统一入园的号令下,潮南创辉煌印染厂第一个响应,但不少企业犹豫不决,担心增加成本、影响生产。对此,廖秀杰有自己的理解,他常去外地考察,认为印染企业集中入园是大势所趋。


2019年6月15日,廖秀杰第一个“吃螃蟹”,带着20多名工人和刚从台湾购买的新型自动化染缸,正式入驻潮南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(下称“潮南纺织印染中心”)。


该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,目前潮南共127家印染企业获准入驻,已有69家投产,19家正在安装调试设备。


对汕头纺织印染业而言,这既是一场生死劫,也是一个脱茧蝶变的机遇。


丰诚织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钟进丰认为,对于入园搬迁和设备升级所带来的成本,有望在3—5年内消化掉。大部分入园企业升级了设备,效益明显提升。


“达到环保标准、积极进取的企业,便能度过‘冬天’、迈向‘春天’。”潮南纺织印染中心办公室主任何永强说。


在该中心的协助下,入园企业已拿到了近6亿元融资。汕头市财政部门也对企业新购置的设备给予不超过30%的资金补助。


转型不再是“要与不要”的问题


深秋汕头,练江海门湾入海口,渔船成排,波光明净,白鹭翩翩掠过。俯瞰练江,昔日“黑龙”渐变清澈,周边产业生态也随之发生改变。


2020年春天,廖秀杰正准备大干一场。敞亮的一楼车间大厅里,31台价值约2000万元的新型染缸排列整齐,顶端蒸汽管、热水管等管道已与园区接驳。染色车间自动化率达80%,日产能从原来20吨增长到30吨。


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,人流物流中断。两年内,企业第二次停产。


好在疫情很快得到控制,复工复产后,廖秀杰收获意外的惊喜:以前失去的一个佛山大客户又找回来了,他登门拜访发现创辉煌自动化设备比以前更好了,于是欣然下单。另外有4个客户也慕名而来寻求合作。很快,新购的设备开始全速开动起来。


如果说练江整治让廖秀杰发现靠低端走量不灵了,疫情后复工复产的经历则让他明白,向高端转型,走自动化、品牌化道路,产品才有竞争力,发展才可持续。


“产品要跟上消费市场的升级,就要把面料做到极致。”广信织染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燕琼深有同感。


广信1992年成立时生产各种档次布匹,2008年只生产中高档布匹,现在开始打造自有布匹品牌。为让研发先行,企业新盖起了7层研发大楼,向新面料、新工艺、新款式全面进军。


“经营方式要跟上生产形式、商业模式的创新。”生业织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钟泽健曾去日本取经,发现同一款内衣面料,日本同行做高端定制,单价竟比潮南同类产品高5倍多。


跨过环保危机、经受疫情考验,越来越多的汕头纺织印染企业深切意识到,转型不再是“要与不要”的问题,而是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。


千亿集群的雄心


今年秋天,创辉煌印染厂3个篮球场大小的停车场,每天都爆满。


除了来参观的客户,清洁科技和精细化工厂等厂商也纷纷登门。更广阔的产业链条正悄然延伸。


“入园后,上下游企业串门更频繁了。”廖秀杰说,园区内产业集群的集聚效应开始显现出来,企业转型升级后与上下游对接的可能性增大,机遇接二连三地扑面而来。


“看,这里的井都镇、陇田镇还要征地。”指着潮南纺织印染中心沙盘,何永强对南方日报记者说,3750亩土地不够用了,园区要扩容至5000多亩,引进精细化工、印染助剂、仓储物流、纺织机械制造等产业链缺失环节项目。


潮南纺织印染中心透露,目前园区成功卖地7宗,南通天恩清洁科技有限公司、广东创新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等即将落户。


今年出台的《汕头市开发区总体规划》提出,潮南要建设超1000亿元纺织服装、超200亿元精细化工产业集群。


让“廖秀杰们”更为振奋的是,广东省政府近期发布《关于培育发展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的意见》及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行动计划。现代轻工纺织产业集群赫然在列。


广东规划的蓝图是:计划到2025年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现代轻工纺织产业集群,工业增加值超7200亿元,主营业务收入超3万亿元。


广东还提出,发挥汕头省域副中心作用,打造沿海经济带轻工纺织新增长极,支持纺织服装等行业重大投资项目建设。


蓝图已经绘就,转型还在路上。历尽波折、破茧重生的汕头纺织印染业正迎来高质量发展的春天!


智库观察


做强产业链 提升竞争力


近日,南方日报调研组密集走访广东现代轻工纺织产业集群,对两个方面印象深刻:

一是该产业集群至今代表广东工业的厚实基础。2019年,该产业主营业务收入约2.7万亿元,占全省制造业的20%。

二是该产业集群的企业至今雄心依旧,转型升级动力较强。


但要认识到,今日之做大做强,不仅不是一哄而上的低端增长,也非谁强谁上的野蛮增长,要通过补链、强链、延链,有序将产业做大做强。当前面临的竞争是全球范围内产业链、产业集群之间的竞争,基础较好、特点鲜明的优势企业,可以充分利用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,吸引全球先进技术、优质人才等高端要素,形成创新能力突出、产业链完整、耦合度高、国际竞争力强的现代产业集群。


行动指南


2025年粤现代轻工纺织产业

工业增加值望超7200亿元《广省发展现代轻工纺织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(2021—2025年)》提出四大目标:

1.产业规模保持增长,到2025年,现代轻工纺织产业工业增加值超7200亿元,主营业务收入超3万亿元。

2.创新能力明显增强,到2025年,规模以上企业研发投入达到主营业务收入的2%,专利授权量突破5万件。

3.产业布局更加合理,到2025年,形成以广州、深圳为核心的创新创意中心,以沿海经济带、各特色产业集群为重点的先进制造基地网络。

4.产业生态不断完善,重点领域与国际标准一致性程度达到95%以上。绿色制造技术广泛应用。